石頭囝仔的故事

石頭囝仔的故事

吳明樺,一個陌生名字,從未想過有天會參與政治選舉。


明樺是土生土長的宜蘭囝仔,從小生長在平凡的勞工家庭,父母在蘇澳的石米仔工廠工作養活了他們一家老小,石頭對他成長的意義非凡,明樺說,雖然石頭不是什麼稀有、寶貴的東西,但是很多很多東西其實都是石頭製成的,像是天生我材必有用,石頭的沈穩與堅毅也教會了他一些道理。


明樺跟你我一樣,是上有老父母要顧,下有孩子要養的中壯年,他因為孩子成長而更關心教育,因為父母年邁而更體會到長照對每個家庭的必要。多年來關心在地政治與觀察議事運作,這次明樺決定出來參選宜蘭縣議員,沒有什麼複雜的念頭,只因為他想為宜蘭人做對的事,守護宜蘭價值。

青年吳明樺---生活奮鬥的軌跡

青年吳明樺---生活奮鬥的軌跡

二十五歲那年,明樺從台北回到宜蘭發展,那個年代的宜蘭工作機會不多,勇於嘗試的年輕人就從業務作起,不外乎賣保險、賣車子與賣房子。


明樺當時跟住在冬山鴨母埤仔的太太婚後帶著孩子住在冬山,從事房仲業的工作。一開始就是勤跑,跟著前輩學,不懂就問,到處問,努力作。


在剛投入房屋土地仲介買賣的頭幾年,有一天,店裡走進了一位七八十歲的老阿伯,拿著一份文件劈頭就問著明樺:「拜託,少年A,幫我將這塊地賣掉!一坪三萬五、四萬都可以。」原來這位阿伯沒妻子、沒兒女,一人孤苦,無人照顧、無人奉養,老來也無力工作。但因名下繼承了一筆先人遺留下的土地,有著不動產,無法申請任何政府補助,甚至連老人年金都申請不了,最後只能以拾荒勉強為生。但這筆土地持份者眾多,又複雜,親友沒人要,阿伯沒法處理,走頭無路,只能走進一家賣房子的店,找個少年郎來問問。

明樺看了阿伯的資料,一筆土地三、四十人共有,又有地上權問題,根本不是當時的他可以處理的。明樺對老阿伯解釋說明後,就只能看著阿伯落寞失望的離開了。這一個畫面,當時阿伯失望的眼神,深深的敲打著明樺。他想『如果我還能再多做一些,那該多好!』


自此,明樺開始走向共有土地處理的專業道路。他先到台北進修,學習土地相關法規,他開始認真的研究學習,也開展一步步實作的事業。近二十年來明樺專門處理複雜的共有土地的專案,也常處理動輒上百個土地所有權人持份的複雜案件。因為這些複雜的案件處理,明樺養成主動、勤問、研究、溝通、實踐的好習性,更有著許多與政府單位溝通、建立關係與解決問題的豐富經驗。

少年吳明樺—躺在石頭上長大的囝仔

少年吳明樺—躺在石頭上長大的囝仔

 
明樺家在宜蘭有一二十代了,他是白米甕仔人,咱鴨母埤仔女婿。


明樺的父母是勞工階級,以前過得辛苦,長輩分家時,分的不是財產,而是分負債。雖然經濟不好,但只要是孩子需要的,一定想盡辦法供給。


白米甕仔有十幾家石米仔工廠,明樺父母必須天天進石米仔工廠,沒有人帶明樺,所以他就跟著待在工廠裡面,可以說是躺在⽯頭上長大的囝仔。


石米仔工廠主要是處理山上採下來的石頭,也就是石頭加工。工人們先把石頭打小一點,就是石米仔,可當建築材料,再細磨成粉就是石粉,可成為化工原料,如果燒過就變成⽯灰。明樺還記得⼩時候長輩都說化妝品貴鬆鬆的,其實都是石頭磨出來的。


明樺爸爸的工作是搬貨疊車與維修石頭加工機器。明樺大一點之後常跟著爸爸工作,一人在車下,一人在車上,用輸送帶搬貨疊車。當時規定卡車一車可裝二十五噸石米仔成品,但是常常都載到六十噸,明樺要幫忙把六十噸石米仔成品搬上輸送帶,由爸爸疊到車上就可以賺錢。石米仔一袋三十公斤,戴著手套不好搬,所以常常搬到指甲邊緣都流血、起水泡,這樣的搬運工作兩個小時可以賺一千塊。


明樺小時候要用錢都要自己賺,媽媽會把他的錢留起來,幫他買金子,她常說:「好天要積雨來糧」。

石頭囝仔,欲對你講出心內話

石頭囝仔,欲對你講出心內話

我們以前若是去台北,自我介紹說我是宜蘭人,大家多羨慕啊!雖然是二十五年前的事了,但我相信我們這個年紀旅北的人都有同感。

那一年我高中畢業,因為讀的是食品製造,到台北味全工廠實習,高中畢業才十七八歲,有三個月在林口廠實習,那時跟別人介紹我來自宜蘭,大家一聽是宜蘭,立刻會說好棒!宜蘭人古意、肯做、實在,而且宜蘭好山好水,人好善良,好純樸,口氣裡好多羨慕。我雖然一心想回宜蘭,但是退伍後,實在找不到工作,所以又回去台北工作了。每年要回宜蘭過年,一張車票怎麼買就是買不到,要跟人家擠,不然就要騎摩托車騎北宜回來,雖然很辛苦,但是無論如何都想要回宜蘭,只要回來就會感受到榮耀感。
 

那個年代,因為陳定南縣長的關係,全台灣對宜蘭有很多正面的想像,社會氛圍也一直強調宜蘭經驗,所以我們宜蘭人都有一種強烈的優越感。
 

但是我留在宜蘭二十多年,眼看著宜蘭的變化,沒有再往上提升,宜蘭價值都不見了!就算是現在,宜蘭還是沒有什麼好的工作機會,除了賣房、賣車、賣保險的業務機會,其他只有勞動和服務業。
 

我記得有一屆選舉口號說移民宜蘭,不用移民紐西蘭,可是宜蘭的環境發展到現在變得怎麼樣?政府說要開發科技縣,那麼多年過去了,也沒有落實,我們年輕人的就業機會在哪裡?
 

我希望有機會能跟鄉親一起努力,我們一起重建宜蘭價值,讓我們找回屬於宜蘭人的光榮與驕傲!